钺煌星辰

喜欢居老师,为爱发……呃文,做一个日更的乖乖小笼包。想干大事……但也只是想想。

水仙管理局

第八话

生哥难得的浪漫啊……
一直在考虑到底送什么好,想来想去还是送了一个圆圆的亮晶晶的东西。
下一对写傅成勋和冯豆子哦~这两个的故事虽然只有一话,但是从头到尾都是糖!

水仙管理局

第七话

该怎么去形容,罗浮生和花无谢的表白之旅,只能说,这两个人真是天生一对,但是不要轻易惹怒城璧哦~黑化的城璧很可怕的,小雪会打死你的(*^_^*)

水仙管理局

第六话

开心和嬴稷终于在一起了,让开心开窍真是不容易啊……
这里先恭喜稷儿得偿所愿了!
然后就是……下一对,是无谢和生哥哦~

水仙管理局

第五话

这话没什么重点……主要是嬴稷x何开心

水仙管理局

第四话

画影副本,夜景cp完结话,以后就是光吃狗粮的日子了,建议听着画影刷副本哦~接下来的cp是嬴稷x何开心~

水仙管理局

第三话

夜昙副本完成!两人表明心迹,祝贺祝贺!
即将进入楼兰画影副本,玩过游戏的小朋友们应该明白,下一话可能没有那么甜,所以珍惜这一话的糖吧!

水仙管理局

第二话

面面和小景的首次约会+表白!
恭喜男嘉宾牵手成功!
即将进入小副本。

水仙管理局

第一话
咱们先写面面和小景的cp,小景超可爱!!但是也很心疼,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玩倩女,没玩的人真的可以看看别的玩家录的公子景的视频,真的超!心!疼!_(:з」∠)_
先说好,私设很多,ooc也……这次cp和上一个完全不一样。
现在看到公子景我都会嚎一句,啊啊啊啊我的小景啊!妈妈爱你!

水仙管理局(占tag致歉)

现在这里和大家道个歉,我那篇水仙大陆可能真的要坑了,原本想写一个很大的故事,奈何文笔跟不上脑洞,写的卡的不行,总觉得写的非常烂。所以我决定要弃了。

但是我……请允许我继续用对话体来表达吧,这种纯文字的我真的写不出来我想要的那种感觉。

水仙管理局是我打算开的新坑。cp全部打乱了,私设巨多,设定如下

cp:生花 巍 璧雪 稷心 勋豆 夜景
水仙管理局是为了对付各个时空乱流里产生的异兽:魇。而成立的组织。成员都是来自不同时空的人。他们各自组成搭档联手维护各个世界的时空稳定。水仙管理局位于时空的某处,与各个世界相连。凡事有乱流的世界都会出现所谓天选之子,这些天选之子则会加入水仙管理局担任起维护时空稳定的责任。而每个天选之人会得到创始人所给予的一项特殊能力。
朱一龙——局长,甩手掌柜,水仙管理局的创始人。
沈  巍——副局长,真正的管事人,特殊能力,学习。(就很强)
夜  尊——沈巍的弟弟,天生的吞噬能力,曾经暴走失控,但最后被哥哥压制了下来,让其作为天选之子与其说是自愿,不如说是受罚。
罗浮生——洪帮二当家是个非常注孤生的人,但为人仗义,为朋友两肋插刀,奈何这世上真正能了解他的人少之又少,他为别人付出良多,却得不到应有的回报。
花无谢——花家二少爷,天性率直,乐观向上,像个小太阳一样温暖着所有人。
连城璧——精分君,时而温柔如春风拂面,时而腹黑如狐狸,曾经为情所伤,但是却仍然是一个痴情专一的人。
傅红雪——冷淡但武功高强,不爱说话实则非常容易被欺负。其实就是一个外表看似冷漠实则涉世不深的天真少年。放下仇恨的他,多了些……呆萌?
何开心——心思咨询师,万事看的开,富二代但是一点吝啬。
嬴  稷——历史上鼎鼎有名的秦王,妻子难产去世,留下一子,已为人父的他成熟稳重,顾全大局,眼光见识皆是一等一的。实则在亲人爱人面前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会撒娇卖萌。
傅成勋——富商少爷,多金,温柔体贴,喜欢新奇的事物,待人亲和,忍不住让人亲近。
冯豆子——爱炸毛爱搞事,整天研究怎么赚钱,原本出发点都是正直的,却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都会误入歧途。
公子景——亦是神子月,因受诅咒人类无法看见他,所以一直是孤零零的一个人。温柔善良,却背负着很重的枷锁,据传言,他为所有迷失在人界的妖完成心愿的那天就是他消失的时候。

水仙大陆

快看看我断更多少天了,对不起大家,我最近有点卡文,_(:з」∠)_接下来要好点了,久等了!

第七章
“无谢?花无谢?醒醒!”
“无谢?你睁开眼。”
“我们都出来幻境这么久了,无谢还没醒,他心智应该没有差到这种地步吧?”
“白璧你先别急,应该就快醒过来了。”
好吵……花无谢有点头晕,渐渐睁开双眼,一张焦急的皱着眉的脸印入眼帘,连城璧着急的眉头都皱起来了,看着花无谢醒过来,总算松了一口气,轻声问道:“怎么样?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。”
花无谢有些茫然的坐了起来,意识渐渐回笼,才发现自己还躺在花木舟里,傅成勋、岑子默和连城璧都一脸询问的看着自己,看来是已经出幻境了。
花无谢正想说我没事,结果一想起刚刚幻境里那一吻,一瞬间从脖子红到了耳朵根,看着连城璧的脸离自己也就一尺的距离,没忍住往后缩了一点。自己这个下意识远离的动作,让连城璧的情绪骤然有些低落,但他很好的掩饰过去了,装作无所谓的站起身来,自觉的往后退了点,拉开了自己和花无谢的距离,仍旧是关心的问着花无谢,“无谢,怎么样了?你还好嘛?”
“我没事,我没事。”连城璧眼里的失落他看得分明,心里也有点酸酸的。但是现在的情况又不能想太多。
“无谢你不行啊,明知是幻境还待了这么久。”傅成勋调侃道。
“我看到的是不是幻境还不一定啊,我给你们说……”花无谢将梦境里的场景都讲了一遍,当然瞒住了他和连城璧的那一段。
“如此说来,问题的关键就在叶葵身上了。”岑子默说。
“嗯,她既然一直跟着我们一定有什么目的,相见是迟早的事情,或许找到你说的那个巨木她自然会现身。嗯?那些人加快速度了。”傅成勋感觉到风的动向发生了变化,跟踪他们的五个人正在加速往这边赶。
“备战。”连城璧手中凝出一把冰剑,寒气在他周围形成一圈薄薄的保护膜,空气的流动都像被凝固住了一般。
四人一人朝向一方,不一会儿五个黑衣人就到了,将他们围在中间,来的人有两个花法者,一个雪法者,一个月法者,一个风法者。
四周静极了,谁都没有先动手,都在等待一个最好的时机。
岑子默最先动了,双眼微眯,身形一动,隐没于光影之中,连城璧跟着提剑,对上了雪法者。花无谢手中腾升起藤蔓,眨眼间变成了一把长弓,傅成勋吟唱着咒语,弓箭与风刃掩护着连城璧,对面的人赶紧来帮雪法者,两位花法者建起护盾,当风法者举起法杖时,一个人毫无声息的来到了他的身后。岑子默举起匕首向风法者后心口狠狠刺去,眼看一击要中,月法者速度极快,将匕首打偏,匕首仍旧划伤了风法者的手臂,一个花法者前来支援,岑子默冷笑一声,再次隐没,而连城璧那边趁机加快攻势,将敌人狠狠压制。
风法者被花法者治疗后,站到了最末尾,被保护起来,月法者随之隐藏起来,伺机而动。
双方见缝插针,但毕竟贤法的称号不是白喊的,很快对面的人都挂了彩,奇怪的是,明知打不过这些人还要来送命的吗?
一直不见踪影的月法者出现在了花无谢的身后,首先感觉到的是站在他身边的傅成勋,傅成勋迅速反应,回身打出一道雷电,空气中听见闷哼一声,月法者的身形显露出来,虽然受伤,攻势却不减,向花无谢挥出短剑,连城璧眼看着花无谢要被刺中,心里一紧,爆发出了狠厉,想去挡住攻击,但是毕竟远水解不了近火,此时,岑子默赶到,漆黑的匕首挡住短剑,剑刃交击的声音传来,月法者见偷袭不成只好退去,连城璧松了一口气,原本游刃有余的剑刃多了几分凌厉。
雪法者渐渐扛不住了,黑衣人变换站位,以守为主,月法者趁机偷袭,却都被岑子默挡了下来,风法者和同伴低语了几句,然后站到了末尾,开始吟唱一段冗长的咒语。
“不好,阻止他!”傅成勋听到熟悉的咒语,知道这是狂风摧折的咒语,此咒语杀伤力极大,但是咒语很长,很难在战斗中使用,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不能让他放出来。
话音未落,岑子默已经动了,几次攻击都被月法者和花法者配合着挡了下来,傅成勋想加大攻势时,花无谢在他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话,傅成勋微微的点了点头,停止了手上的动作。
咒语念毕,顿时狂风大作,摧花折木,凌厉的风刮在身上就要割破皮肤,连城璧挥剑凝出一层冰雪护盾,将狂风挡在外面,但是花无谢和傅成勋像是达成了什么共识,未建起任何保护,任由狂风袭来,狂风卷起沙尘和枯叶,遮住了视线,趁此机会,黑衣人赶紧撤退,在狂风中心的花无谢和傅成勋却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。
终于风停歇了下来,却没想到傅成勋和花无谢倒在地上,昏迷不醒,身上的袍子都被划破,有些地方还渗着血,连城璧一看都要急疯了,将躺在地上的花无谢扶起半身,抬手擦了擦他脸上了血迹,喊着:“无谢!无谢!你怎么样?醒醒!”可是花无谢无论他怎么喊都没有反应。
岑子默蹲在傅成勋旁边,看了看傅成勋的情况,恩,呼吸平稳,面色红润有光泽,简直不能再健康,再看看花无谢也一样,除了那红了的耳根,连城璧不是看不出来,只是关心则乱了。看来他俩有什么目的,想捉弄一下连城璧和花无谢,也不点破,就看连城璧越来越着急,花无谢的脸越来越红。
岑子默正在想他们到底想做什么的时候,傅成勋动作极小的扯了扯他的衣摆,岑子默感觉到有人靠近,但并不是刚刚那伙人,也就是说叶葵应该来了。
岑子默一个闪身,就来到了她的身后拦住了他,叶葵见势不妙,想要逃走,却感觉到体内花元素一滞,脚底窜出藤蔓紧紧捆住了她,意识到花无谢可能没事,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也更加紧张起来,她不知道怎么面对花无谢。
百花再艳,在王的面前谁不低头。叶葵也不挣扎,就这么站着。
她换了一身黑衣,还蒙着面,但是花无谢认识了她这么多年,光是身形就能认出来,他心里也有一丝丝祈祷,那个人不是叶葵,但是现在看来,就是她。
连城璧看到岑子默离开的瞬间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,紧接着花无谢就醒了过来,看了他一眼,抿了抿嘴,没说什么,站起来直接去找了叶葵,连城璧看了一眼盯着他笑的傅成勋,说不出话来,还是傅成勋先开了口,“加油哦!”
连城璧无奈的笑了笑,叹了口气,和傅成勋一起来到叶葵面前。
花无谢就这么看着叶葵,也不说话,叶葵的面纱没有取下来,也这么看着花无谢,就像快要哭出来一样,眼睛红红的。
“好了,别咬了,难过什么,我都还没难过。”花无谢口气有点无奈,叶葵这委屈的样子,要他怎么责问她?扯掉那碍眼的面纱,叶葵果然死死的咬着下嘴唇,模样委屈极了。
“行了,别委屈了,我还没委屈呢,你委屈什么?”花无谢头疼,“说说吧,有什么事情瞒着我。”
“我是源的人。”叶葵表情稍微平复一些,声音却有些低哑。
“我知道。”
“我们是龙神最忠诚的信徒。”她不是第一次说这句话,此时此刻,却饱含虔诚。
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“法君大人,你有没有想过,龙神沉睡到如今已经五百年,后世所记载的一切,龙神的嘱咐都是由初代法君传达的,其中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样的,又有多少人清楚呢?”叶葵说完这句话,无论花无谢再问她什么问题,她都不肯回答了。
“行吧,你不想说那就去找到巨木,那里应该能找到很多东西吧。”
“那叫神木大印。”叶葵纠正道。
“那就神木大印,我们出发。”花无谢也知道问不出什么了,不如直接到达目的地,那些黑衣人受了伤一时间也不会追上来。
其实他们所在的地方离神木大印已经不远,在叶葵几次纠正了花无谢的方向后,五人比较顺利的来到了这个神木大印。
这个巨木和花无谢看到的模样没有变化,奇特的是,在这个幽暗的地底,这棵巨木却犹如阳光下一样耀眼。
“神木大印……是五重封印的其中一个,也是让龙神沉睡的元凶。”花无谢早就放开了叶葵,他知道叶葵不会逃走,叶葵站在巨木面前,抚摸着树干,眼里全是哀伤。
“花无谢,想知道真相是要付出代价的。”叶葵转过身看着花无谢,像是变成了另一个人,就像承载着厚重的时间,背负着默默前行。
“无论代价是什么,我都想知道。”花无谢十分坚定,此行的目的不就是这个吗?
“如果代价是死亡呢?”叶葵的声音带着些蛊惑。
“不行!”连城璧急了,“有什么代价,我来承担。”
叶葵看了连城璧一眼,又看了看花无谢,意味深长的笑了笑,看的花无谢心里直发毛,连城璧的那句话让他心里一甜,但是叶葵这么聪明的人好像已经看出来了什么,真的是自从那个幻境之后,做什么都心虚。
“我开玩笑的。”叶葵有些得逞的笑容,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叶葵。
“好吧,那我就告诉你们,不过我有一个要求。”叶葵脸上带着有些贱兮兮的笑容。
“什么要求?”
“我要吃火锅!”
“……”